[db:标签TAG]们在生活都知道,身份证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方便,坐火车、住酒店、看病、办各种卡,处处都用得上它。身份证所代表的信息能力是国家能力的一个重要方面,一个能力强大的国家,就是一个明察秋毫的国家,身份证的存在,帮助政府清楚掌握每个人的行踪。但是,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,居然没有身份证,这是为什么?


04b32d4e5a5247daab57efb20b7a5cfa.jpg

显然,不是因为它没有能力建立这个系统,而是因为美国社会中有一大批人坚持认为,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身份证系统,会造成政府侵犯民众的隐私权。

作为中国人,可能不大能理解这种脑回路,但他们的逻辑是:我不希望街上随便一个警察扫个码,就知道我住在哪;不希望一个公务员敲一串数字,就能查出我过去几个月的所有行踪;再说,我怎么知道政府会不会把我的数据和商业信息整合,最后告诉我,因为我银行信用记录不好、所以我不能拿到低保?总之,我不想在政府面前成为一个透明人。

所以,到现在,美国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,有时候是用驾照、有时候用社会保障卡、有时候用护照,信息很支离破碎,但是,与一览无余相对的这种支离破碎,正是他们想要的屏障。

这个小细节当然不是偶然的,它体现的,正是美国人的“国家观”。什么国家观?我用个简单的说法,就是“反国家主义的国家观”。美国人对国家、对政府的怀疑,非常根深蒂固,甚至可以说是条件反射式的。

当然,左派和右派的怀疑,角度是不同的。右派对国家的怀疑,是认为“国家”这个单位太大了,权力应该分散在各州、分散在社会、分散在市场;而左派对国家的怀疑,则是认为国家这个单位太小了,人权高于主权,全球主义高于国家主义,用公民资格来排斥移民、难民,太狭隘了。所以,不管左派右派在其它问题上打得如何不可开交,在对国家、对政府充满警惕这方面,这两派确实殊途同归的。